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将遭遇一轮彻底的清理整顿。
 
  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相关监管部门7月18日在北京召开了有关交易所清理整顿第四次会议,会议要求各相关单位认真开展下一阶段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攻坚工作。在此之前,今年1月29日,相关部门曾对外发布《关于三年攻坚期间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有关问题通知》。
 
  相关领导在会议上的讲话中反复强调,此次清理地方各类交易所是作为三大攻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2017年底中央经济会议提出三大攻坚战的时间节点,时间已经过去一半,必须要在2020年底前完成各类交易场所存量风险的清理工作。
 
  “目前 ,交易场所数量过多过滥 ,金融资产类、邮币卡类、大宗商品类等交易场所的遗留问题和风险不少,有些还涉及大量个人投资者 ,需要精准拆弹、妥善处理。”该领导的发言指出。
 
  记者梳理了各类交易所目前存量情况及化解节奏,如下:
 
  1,金交所方面。截至目前,全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的债权类业务存量仍达8517亿元 ,涉及约120万名个人投资者。对于金交所违规业务风险的化解节奏是,2019年底钱存量风险化解1/3;2020年6月底前再化解1/3;2020年底前化解完毕;
 
  2,邮币卡类交易场所风险的化解,要求力争用一年时间,到2020年6月底前,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客户基本疏解完毕。存量风险未得到化解的,新的场所不得开业。
 
  2017年“回头看”工作开展以来,各地采取措施化解存量,投资者人数由近千万减少一半,但后续难度加大,主要是责任追究力度不够,缺乏有效疏导手段,持仓及亏损客户存在等待观望心理。
 
  3,大宗商品类交易场所问题,目前数量占据全国交易场所总量一半,其中停业的“僵尸”交易场所230多家(即此前的违规业务停止后,没有新的品种和盈利模式处于观望等待状态的交易场所)。
 
  4,风险处置完毕的“僵尸”交易场所,2019年底前要全部撤销或转型;同类别交易场所整合协议签署;交易场所指导意见或监管办法完成起草或修改工作;
 
  2020年6月底前,僵尸交易所全部撤销或转型,同类交易场所整合并完成工商注册手续;交易场所指导意见或监管办法对外发布;
 
  2020年底前,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存量风险基本化解完毕;交易场所撤并整合工作完成,新设和整合后的的交易场所有效运转;交易场所机制有效建立,圆满完成清理整顿攻坚战的任务。
 
  交易所清理整顿顽疾
 
  事实上,在此之前,监管部门已经对各地交易场所发起了多轮联合清理整顿行动,由于牵涉利益庞杂,屡次整顿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是往往很容易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甚至越清理越多。
 
  此次之前第三次会议是在2017年1月9日,彼时的会议通报显示,通过地方交易所摸底调查结果表明,国内共有1131家交易场所。与上一轮清理整顿后保留的交易场所相比,交易场所总量增加311家。
 
  此次相关领导在会议上的讲话中尤其强调了这一点。他说,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涉及面广,政策性强,维稳压力大,情况十分复杂。遗留问题和风险较多,之所以如此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责任落实不到位,缺乏规范发展的长效机制,“决胜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攻坚战,必须打破‘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循环怪圈,严防死灰复燃。”
 
  该领导指出,中央有关部门应当制定本行业本领域交易场所运行规范或指导意见,省级人民政府应当出台交易场所监管办法,落实监管责任。
 
  他透露,目前全国有28个地区出台了规制辖内交易场所的管理规则,有的部门还未制定专门针对交易场所的指导意见,部分地区的交易场所监管规制还未出台,部分地区的规则落后于实际工作,要求抓紧完成规则制定工作,力争在2020年6月底前对外发布。
 
  根据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有关政策要求,下一步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攻坚战结束后,省级人民政府在审批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前,也应征求中央有关部门意见。
 
  目前国内经国务院批准的正规合法的全国性交易所只有8个,3个证券4个期货1个贵金属,它们分别是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股指期货交易)、上海期货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郑州商品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大连商品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和上海黄金交易所(贵金属交易)
 
  金交所清理整顿冲击了谁?
 
  多位资管机构人士对记者指出,此次对交易所尤其是地方金融资产类交易所的清理,对部分资管机构影响很大。
 
  “尤其是固收产品发行比较多的一些机构,近两年信托、私募等其他发行固收类产品渠道基本被堵住了,但是前期的产品续不上,所以很多公司转而去金交所发行固收产品融资。”一位财富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
 
  对于融资方而言,记者也了解到,一个典型的现象是,大量资质较差的地方平台在各地金交所频繁募资。相比于信托、私募等融资渠道,金交所备案手续简单,门槛也低很多。
 
  上述财富公司人士对记者透露,海银、宜信、中植等一些大型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在地方金交所发行产品规模比较大,据其所知,有些机构仅在一地金交所平台募资规模就达到数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