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还有意义吗?

- 编辑:admin -

在最新的中国金融峰会上,央行穆长春的一篇演讲,清晰地介绍了中国央行过去4、5年里,在数字货币领域做出的努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一直被“怼”,被质疑:美国俄罗斯已经在加密货币领域已经做出了惊人的成就,然而中国还纹丝不动?

但通过这次的会议,我们首先可以明确的一点是,中国一直是区块链领域的中心,我们涉足的最早,体量最大。至今没有在国际市场上引人注目,是因为我们蹲在路边观察了太久,正如穆长春所说,央行已经996了很久,那么我们来看看“奋斗”了这么久的中国版数字货币到底有哪些亮点?

央行的数字货币 就是中国版libra

在整篇演讲中,穆长春反复提到的一点就是双层运营架构还有央行首先不预设技术路线。其中双层运营架构是说:“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

一句话的设定,也给这个数字币指明了属性:中国的稳定币。

但对于另外一点,央行不预设技术路线,采用技术中立态度。具体的做法就是:“把技术部分的优化转移给商业公司,让商业公司在优胜劣汰中开发出一个新的能适应零售场景高并发需求的底层技术。”

虽然着是央行深思熟虑的结果,但我们难免发出疑问,对于加密货币而言,最重要的两个特点就是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和区块链技术。央行的设定直接的避开了这两点,对大众来说,不具备去中心化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还有意义吗?

如果直接发行这样的数字货币,就相当于发行人民币,目前人民币也已经“去纸币化”,中国目前的支付环境已经领先全球,我们完全不需要再发另一版电子人民币。

如果按照稳定币的逻辑,电子货币和人民币一比一锚定,那么如果不采用区块链技术,讲所有发币权垄断在央行这里,那么中国版libra的国际化路程也很难走。

摩根大通有稳定币,沃尔玛也有稳定币,世界民众有什么理由选择一个中心化的稳定币呢?

中美两国 把对方当对手

在这场演讲中,还有一点令人注意。就是穆长春提到的996。按理来说,在所有的经济问题中,加密货币不算一个特别着急的事情,目前技术已经很成熟,对全世界而言,难度都在监管市场。那么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院为什么要在去年996式的加急研发呢?

从演讲中我们可以看到,央行在任何领域的研发都是赛马状态。对内让支付宝微信这类商家竞争,将中国的电子支付推向了世界巅峰。所以,他在加密货币的战役中,采取了相同的方法。不过这次的目标是美国。

演讲中反复提到的比特币,以太坊和libra,首先说明央行已经认可这些社区组织所作的事情,另外也说明央行把他们当作竞争对手。还记得不久前的Libra听证会上 ,美国金融委员会的参议院也反问Facebook的受访高管,你们libra要怎么和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竞争呢?

在经济全球化的历程中,竞争是第一生产力。Libra的组织架构和央行DC/EP当年所采取的组织架构实际上是一样的。 两者的共同点目前都是为了保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同时保证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保证了这一点,发行都不是问题。时间嘀嗒嘀嗒向前走,对于民众来说,竞争式的商业货币和中本聪式的去中心化货币谁能拥有更多的偏好,谁能够被国际市场接受,这才是最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