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冻结两家上市公司股权,且都是“金融大鳄”李光荣旗下公司,渤海信托的这一举动引发关注。
 
  近日,精达股份和辽宁成大两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渤海信托申请冻结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特华投资”)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其中,精达股份由特华投资控股,辽宁成大的第二大股东是特华投资。
 
  记者注意到,此前,渤海信托就曾因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起诉过特华投资。当时渤海信托为出借人,而特华投资为担保人。
 
  备受关注的是,特华投资的最终受益人李光荣曾是渤海信托的董事长。
 
  有分析认为,渤海信托申请冻结两上市公司股权可能与股票质押项目有关。在股票跌破了预警线,融资方无力追加担保的情况下,渤海信托可能申请进行股权冻结。
 
  截至9月10日收盘,精达股份股价为2.86元/股;辽宁成大股价为14.28元/股。
 
  两上市公司股份被冻结
 
  9月5日,精达股份发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特华投资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精达股份称,根据《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2019)冀01执保164号】,渤海信托申请对特华投资持有该公司2.4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冻结,已质押)和225.8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冻结)进行冻结。
 
  截至公告日,上述特华投资持有的该公司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13.02%,冻结时间为2019年9月5日起至2022年9月4日止,冻结期限为三年。
 
  “冻结原因未查明。”精达股份表示,公司将持续关注上述冻结事项的进展情况及其对公司的影响,并按规定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无独有偶。另一家特华投资作为大股东的上市公司辽宁成大同样也在9月5日发布公告表示,特华投资持有该公司的全部股份被冻结。
 
  辽宁成大表示,根据《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2019)冀01执保164号】,渤海信托申请对特华投资持有该公司1.2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的证券及孳息进行冻结。
 
  截至公告日,特华投资持有该公司股份1.23亿股,占总股本8.06%;股份冻结后其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为1.2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8.06%。
 
  “冻结时间为2019年9月5日起至2022年9月4日止。”辽宁成大表示,冻结期限为三年。冻结原因同样为未查明。
 
  有分析认为,可能与股票质押项目有关。在股票跌破了预警线,融资方无力追加担保的情况下,渤海信托可能申请进行股权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渤海信托与特华投资之间,似乎有着不得不提的“缘分”。
 
  特华投资掌门人李光荣曾是渤海信托前董事长。天眼查信息显示,李光荣持有特华投资98.6%的股份,并为最终受益人。
  特华投资曾被渤海信托起诉
 
  公开资料显示,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初,是一家以金融投资、财务顾问、投资管理等投资银行业务为核心,以企业并购、金融研究服务和创业投资为特色的投资控股公司。
 
  记者注意到,特华投资已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19)冀执38号,立案日期2019年8月16日。
  事实上,渤海信托此前就曾因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起诉过特华投资。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冀民初2号,原告渤海信托与被告特华投资、深圳市满溢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满溢”)、无锡嘉煌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无锡嘉煌”)、天津南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南新置业”)、蔡穗新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8年1月3日立案并于2018年4月18日、2018年6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彼时,渤海信托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深圳满溢支付本金1.2亿元、欠付利息229.3万元、本息逾期罚息395.4万元(罚息暂计算至2017年12月20日,后续罚息根据逾期天数持续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共计人民币1.26亿元。
 
  此外,渤海信托的诉讼请求还包括判令被告特华投资、蔡穗新、无锡嘉煌对深圳满溢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判令原告渤海信托对被告深圳满溢公司、天津南新置业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特华投资公司当时辩称,该公司确实签订担保合同,对担保无异议,应先处置抵押物,再由该公司承担保证责任。
 
  特华投资强调,在整个借款过程中,公司是没有任何收益的,信托公司作为是出借人,是基于双方关系的信任作的担保。特华投资在交易过程中是受害者,是没有收担保费用的。从公司交易角度看,应减轻特华公司责任。
 
  此外,特华投资提供担保原因是因为抵押是足值的,因为商业物业是远高于2亿元以上的,当时是基于抵押足值所提供的信用保证。信托公司贷款是2017年9月份到期,信托公司没有对贷款担保进行管理,也就是原告没有采取措施。深圳满溢与天津置业的抵押物已经被其它债权人进行了查封,无法处理抵押物。
 
  李光荣曾任渤海信托董事长
 
  2018年4月,特华系掌门人李光荣因涉嫌行贿罪,被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随后,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又将李光荣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2019年8月,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出具《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决定不起诉,解除对李光荣的取保候审措施。
 
  据悉,李光荣目前已回归公司参与经营管理。
 
  记者在渤海信托2016年年报中找到了其前董事长李光荣相关信息。李光荣选任渤海信托董事长日期为2014年7月,推荐股东为当时持股渤海信托60.22%的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
 
  从履历上看,“金融大鳄”李光荣从事的领域包括银行、保险、信托等。具体来看,其历任湖南省人民政府财贸办科长,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证券部经理,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经理,中国光大银行广州分行业务发展部总经理,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华安财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天眼查信息显示,特华投资还是目前李光荣担任董事长及法人代表的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安保险”)第一大股东,持股20%。同时,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也持股华安保险12.5%,位列第三大股东。
 
  渤海信托2017年和2018年年报中所披露的董事长均为郑宏,选任日期为2017年8月9日。
 
  记者注意到,2019年3月26日,渤海信托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告。渤海信托表示,经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选举,根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北监管局《河北银保监局关于成小云任职资格的批复》(冀银保监复〔2019〕208号)对成小云先生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进行核准,公司董事长变更为成小云。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董事长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变更为成小云。
 
  2016年到2018年,渤海信托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52亿元、21.36亿元和19.85亿元,净利润6.74亿元、12.64亿元和10.1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