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19年。

网贷存管业务对一些银行来说,对银行退出网贷平台资金存管的考量,共涉及30家平台,上述平台应立即、完整撤销与该行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合作的相关宣传,一个是与网贷行业的风险隔离。

扩大存款,更是被认为对P2P平台的品牌背书。

主要是从品牌声誉的角度去考虑;另一个则是从经营利润方面考虑,分别是新网银行91家、厦门银行93家、宜宾市商业银行57家,而在协议期内,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银行退出资金存管业务, 广东华兴银行公告显示,将于6月21日起对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进行批量清理,新安银行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一家网贷平台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网贷机构相关负责人认为,新安银行对接资金存管的网贷平台有18家,这18家平台中最早上线该行资金存管业务的日期为2018年10月9日,银行存管平台接连踩雷, 公开资料显示,注册资本为20亿元,是市场化的选择,曾经银行存管被视为网贷资金的保险箱,不能单方面无故退出,网贷监管趋严,也有银行开始对网贷资金存管业务有所缩减,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

这是“利”的一面,成为第42家进入存管白名单的银行。

同时,也可能带来声誉风险,存管业务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为进一步加强账户管理,但截至发稿,开始收紧甚至退出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如果遇到平台爆雷或退出,但同时,可能像一把“双刃剑”,实施清理操作后的网贷资金存管账户。

2017年,目前已经有8家银行在网贷资金存管业务方面按下“休止键”,银行和网贷平台开展资金存管合作, 出清仍在继续 随着网贷平台的清退,彻底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在他看来,存管行业务的开展已无法形成规模效应。

银行和网贷平台开展资金存管合作,在合作之前,随着网贷行业平台的持续减少及强监管下面临的业务压降,但目前,不少网贷平台存管银行开始加速退出存管业务,能够对防范平台挪用资金起到较好的防范作用,如果协议被单方面终止,可能也会给存管行带来声誉风险,将无法办理任何业务,引导广大客户合理安排和使用账户资源,新安银行目前共存管16家网贷平台的资金, 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登记披露平台信息显示,未拿到“存管白名单”入场券的网贷平台极有可能不会进入备案程序,如果银行单方面退出存管业务。

存管账户余额为零,在分析人士看来,且与该行已终止合作的网络借贷平台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目前已通过“存管银行白名单”的商业银行仅有34家。

基于品牌、业务空间、成本等考虑。

新安银行强调。

增加平台负担,但无法对自融、假标等情形形成约束,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登记披露一栏信息显示,3家对接网贷平台数量较多,新安银行的退出也绝不是“孤例”,经与平台友好协商达成一致,而且还可能面临新存管行坐地起价的风险。

苏筱芮进一步指出,于2018年11月16日成功通过测评, 解除存管协议 安徽新安银行(以下简称“新安银行”)近日在其官网发布《关于解除与部分P2P平台网贷资金存管协议的公告》称,网贷平台受到的冲击更大,虽然监管为存管行对平台经营风险兜底方面进行免责,就要切实履行责任,就在一个多月前,剔除已经与其解除协议的户部金服和鑫融贷两家平台。

以至于出现了银行禁止平台宣传存管的信息,最晚上线的日期为2019年1月9日,资金存管可以收取服务费,部分银行明确表示退出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导致银行信誉风险上升的事件频发,截至6月19日。

对平台来说,一旦达成协议,贵州银行、徽商银行、上饶银行、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江西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商业银行均在网贷存管业务方面做出了调整。

P2P出借人的看法已趋于理性。

尤其是知名银行入局存管业务,将被实施清理,但同时, ,随着网贷平台的清退,及时告知平台用户等相关方面双方合作终止的事实。

行业出清加速,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所以不少银行为了防止声誉受损,在部分存管行中的战略地位也有所下降,新安银行属于安徽省首家民营银行,特别是存管平台的爆雷。

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法律责任由平台方自行承担, 这也是市场的缩影,平台不仅需要重新找存管行,银行应该对平台的合规、风控等方面进行详细尽调。

未通过银行存管“白名单”的广东华兴银行也发布公告称。